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疼太大了吃不下h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0-16 12:19:24  【字号:      】

疼太大了吃不下h上天给了我们缘分,让我们相遇,从此我的心为你悸动,为你牵挂;和你在一起的日子,都是那么温馨和甜蜜;因为有你,我的每一天都充满了甜甜的幸福;每当看到我们的照片,每当想起你,我都傻傻的笑,眼里全是你,幸福洋溢在我的空气里!思念是一种甜蜜的期待,怀恋你暖暖的怀抱,甜甜的吻,深深的爱!晚上抱着你送我的熊熊美美的入睡,你是我梦里最美好的梦境!你的关怀,温暖了我整个冬天!  和你在一起看什么都是美丽的!我的大不点,真的好爱你!因为有你,我觉得我是最幸福的人!希望距离不是我们的距离,无论你在哪里,我的心都陪伴着你。每一天都充满了期待,期待着与你相聚,与你永远在一起!在这深夜,我又一次想起了你,我不知道自己对你是一种爱恋,还是一种习惯。记得我们刚交往的时候,那时我真的好幸福,虽然害怕我爸妈知道就不得不悄悄的搞“地下恋”,但是我真的好幸福,你的每一个表情,每一句话语都能使我高兴上半天。早上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是否有你的短信,可以一整天看着你发的短信傻笑···那时的我以为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但是结果证明那只是我的一种个人想象而已。你背着我和其他的女生交往。我彻底崩溃!想想自己当初不顾一切的爱上你,你没有过人的才华,没有殷实的家境,没有帅到掉渣的脸蛋···但是我还是爱上了你,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张惠妹有首歌叫“最爱的人伤我最深”,真的,如果我不是足够的爱你,那么你的背叛也不会对我造成如此巨大的伤害。如果不是足够爱你,我现在也许会对某个小男生动心吧!前一久你聊Q时问我们还有可能吗?我还能给你一次机会吗?我能等你4年吗?你说你有钱了就娶我···呵呵···其实我当时有一丝的犹豫,我有一丝的动摇,但是我没那么贱,我明确的知道我们玩完了,我们之间是永远都不可能的了···我现在只希望你能遇上一个好女孩,你能好好对待她,真正疼她,爱她~去买粉丝堡的路上还是小雨绵绵,回来后就看到天空中缓慢地飘着白雪。天气很阴森,才中午时分感觉就像即将天黑的傍晚,温度很低,但我却没有一丝冷的感觉。提前收听了预报今天有雨加雪,早早就把当天要穿的棉袄,手套,暖手宝一一准备齐全,就等着从天降雪了。  带了一把小伞没有撑开,因为上面有“凯莱海鲜大酒店”的广告标语,我可不愿像个小丑一样给人家满大街地做宣传,重要的是有损我的光辉形象。今天穿了一件黑白相间的翠花棉袄,是我小时候做梦都想要的衣服款式。尤其是袖口和帽子的设计,虽然很普通,却正是我理想中喜爱的模样。还有这双红色手套,搭配我这件看起来很陈旧的花棉袄,望望镜子自己都会呖嘴偷笑。雪越下越大,天越来越暗。穿着喜欢的衣服行走在白雪飘飘的人群里,心理抱怨着路程不够遥远,对冬季的依恋依旧不减当年。感觉儿时的冬季比现在要冷的多,不知是现在的环境污染日趋严重所致,还是现在的衣服质量更加保暖,晴天的白云也不如往年那么蔚蓝。  回家了,雪继续在下,站在门口抱着暖手宝望着漫天大雪,总嫌不够大,不够猛。暗自担心这点点的零星小雨会将好不容易飘下来的白雪融化掉了,盼望着明天一早起来遍地都是白茫茫的一片!我还等着跟小侄子堆雪人去呢!

三年前我爱上了一个大自己近二十岁的男人。  自小生长在传统小城的我,闭塞的教育,让我也成了传统的女人。  当时我和他相识于工作,相知于网络,天天相见,从来只是发乎情而止于礼。  我不知道这算什么,只是默默的思念着。  也晓得这有些不可思议。但仍极执着的思念着。放在心中,极其关注他的一切。  所有他的一切,都令我好开心,就算是与他的每一次见面打声招呼,也是甜蜜蜜的。  我不知道他算不算优秀,是因为四十岁的男人身上都有一种让人觉得心安的稳重吗?我不敢也无从表达什么,只能远远的看着,只能藏起来,把这段不知为何的情绪,当作是自己的秘密,一个人好好的享受着。  爱着,幸福着,也心酸着,痛着并快乐着。  我淡然,谁不想与自己喜欢的人…….  他若有心,也能感知我在思念他。若无心呢,永远都不会明白。  若是有缘,时间空间都不是距离;若是无缘,终日相聚也无法会意。  凡事不必太在意更不需去强求!后来,我们还是相爱了,却无法厮守,每晚网络成了我们互诉相思的平台,这也许是我们一生的遗憾!因此,我们痛并快乐的相爱着。但人生,便总是这样的奇怪。  越是在意,越是失去,越是超然游离,越是希望在前。  明明知道不可以,却仍执着,只是为了这小小的曾经拥有,只是为了让自己幸福。  能拥有的,却不一定能幸福。  我明白,能拥有一个让自己牵肠挂肚的人,一个可以思念的人,并不容易。  一个自己思念着,便有幸福感觉的人,更不容易。相思了,相爱了,带来的,并非只是苦涩,更多的还有甜蜜。  微笑着,思念着,深夜,在思念的夜阑里入睡,清晨,又在思念的阳光里醒来,忧伤,思念,牵挂,微笑,回忆,编辑了自己一段属于自己的幸福思念故事.在父母的家看到茶几上放着几盒可比克薯片,问父亲:“谁给我侄儿买这么多垃圾食品?”父亲说:“哪儿,这是我给你妈买的,你妈可爱吃了。”我的头脑里立刻呈现出母亲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美滋滋的吃薯片的情景,好象也感受到母亲的小幸福。  母亲和大多数女人一样,喜欢吃点小零嘴。什么蚕豆、糖炒栗子、瓜子、烤红薯、糖葫芦等等,总之可嚼的、香的、甜的都不在话下。最了解母亲的人就是父亲,虽然我这个做女儿的也会时不时的买一些,但必竟不天天在家。满足母亲最多的却是父亲。  父亲是个闲不住的人,几乎天天抽时间去超市逛逛,看看有什么特价商品就买回来,也顺便给母亲买点小零食。比如今天一包蚕豆、明天一袋糖炒栗子,或者花生粘、蛋糕之类的。母亲的牙口还不错,以前那蚕豆嚼得嘎嘣嘎嘣响,可不是一般同龄老年人可比的。最近说要保护牙齿,蚕豆这样太硬的就戒掉了。于是,买回的蚕豆都进了侄子的嘴,当然,父亲也还经常买,只不过是买给孙子了。这可比克薯片薄脆香,父亲一样口味买一盒,桌子上一气摆了四盒。看来不知哪种适合母亲的口味,干脆都买来了。总会有一种能合母亲的意。  当然,父亲买的,母亲没有不喜欢的。父亲一辈子也没跟母亲说过我爱你,但这零食中的包含的浓浓的爱意似乎无需用语言表达。  最喜欢看到母亲坐在茶几边,用手扒着父亲刚买的热热的糖炒栗子,一边吃一边笑呵呵的和父亲唠着家常,还时不时的把扒好的完整的栗子送到父亲的嘴里。而父亲看母亲的眼神是带着明显的宠溺的笑意的。又到栆熟时,市场上圆溜溜红彤彤或大或小的枣常会惹得我行注目礼,我的贪婪样会激起卖枣人发挥口才的积极性,“卡彭一下把大枣咬开,嚼上几下,那真是吃在嘴里,甜在心里。女士吃了既补血又美容,看你面额红润,肯定常吃吧,这次来几斤?”他的巧舌如簧常会使我忘掉家中还有的事实,而不由自主的拎一袋子回家。其实天才知道,就我这种干涩、枯黄的皮肤也能称红润?他的推波助澜只是坚定了我的信心而已,我对枣的喜爱、对枣的熟悉、对枣的一种依恋一种怀念才是我的真实想法。  小时候家里院子里有一棵合抱粗的枣树,枣树的顶部象一把巨型的大伞,枝条漫过南屋窥探着外面的世界,爬过东墙到邻居家做客,大半个院子都在它的庇护下。春天当嫩绿冲破芽孢,当繁星点点的小花点缀枝头,四五个平时唧唧喳喳的小女孩此刻安安静静的坐在树荫下写作业,间或思考的时候一抬头,一种力量一种欣喜一种鼓舞就会在胸中升腾。夏天米粒大的枣儿隐藏在浓密的枝叶间,微风一吹,枣儿羞涩的一笑,又躲藏在枝叶的背后。扳着小手数着日子,搬个小凳踩着数数小枣的个数,尽管怎么数也数不清楚。,枣儿慢慢的长大,枝条慢慢地下垂,直到我站在平地就可以细数枣儿。这时父亲就会找几块大棍把枝条给托起来。满满的期待,慢慢的等待,终于枣儿由青色泛白慢慢地变红。摘下一颗放进嘴里,卡彭咬一口,清清凉凉的甜气直渗心底。  家里每年能收多少枣从来就没有数,枣随熟随摘,随摘随送,街坊四邻、亲戚朋友都有份。尽管大人们的感激常随着枣儿的落尽,但孩子的欲望却永远无法满足。记得有一次我随母亲下田回来,正碰到一小伙伴从我家门挡板地下往外爬,枣撒了一地,他手攥拳,腿用劲,脖子伸的老长,脸憋得通红,身子却怎么也出不来。一见我们他吓得嚎啕大哭起来,母亲赶紧敞开门,把他给扶了起来,满满的四口袋枣坚守岗位的已不多,帮他把枣拾起来,拍净他身上的土,送走他之后,母亲才长舒了一口气。还有一次我在家写作业,母亲在绣花,听见外面窸窸窣窣,母亲伸头一看,原来是几个男孩站在东墙上摘枣,看我要大喊的样子,母亲捂住了我的嘴,让我别出声。待几个男孩摘完跳下墙要走的时候,母亲叫住了他们,给他们又摘了一些,且再三嘱咐馋了就来要,千万别站在墙上摘,太危险。  尽管父母常常因为孩子们的安全而操心,但这丝毫影响不了我的兴致。每到枣儿熟时,我最盼望大舅家小表哥的到来。在周围人眼里,我乖巧听话,但小表哥正好相反,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枣儿熟时,他把我拽上南屋顶,秋高气爽、云淡风轻,躺在屋顶上别有一番景致,伸手拽过枣树枝,就可品尝到甘甜的大枣。玩累了,躺久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母亲的呼喊声把我们惊醒的时候,看我们懵懵懂懂的站在屋顶,母亲气的不得了。我们平常一般用树干打枣,小表哥别出心裁,飕飕窜上树,两腿分站在两根树枝上,两手扳着树枝一晃,大枣乒乒乓乓的掉下来,我和妹妹一手捂头,一手拣枣,忙的不亦乐呼。有次小表哥提着篮子上树摘枣,一上树他就把篮子挂在最高的树枝上,开始玩花样。一会爬,一会荡,一会跳,一会吃,我看的是心惊胆战。等他玩完下来,篮子的事早抛到了九霄云外。等到冬天树叶落尽,我们才发现篮子还孤零零的挂在树梢。  在我上初中时家里翻盖房子,枣树的去留问题成了我们争议的焦点。在我和妹妹的强烈要求下,父母同意把枣熟保留下来,但要另挪地方。可惜的是,另挪地方的枣树,再也没有发芽,它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但它带给我们的快乐、带给我的骄傲却在我心底生根发芽,让我念念不忘。  我和我的小伙伴,我的小表哥都已长大成年,我们的孩子也到了我们当年的年龄,又到枣儿熟时,你们还记得当年的快乐吗?还记得我们的那一段无忧童年吗?还记得那棵高高的、历经沧桑的枣树吗?疼太大了吃不下h好久没熬夜了,今天,想要放肆。或许哪天,戒了网,戒了博,戒了一切容易让人迷恋的东西。 QQ上说,“我微笑,在任何我难过或者快乐的时候,我只剩微笑”。我,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慢慢的妥协于生活,慢慢的受困于感情,我怎么了?不想和人交流,只想细细的聆听,静静的欣赏,记录自己的心情,写自己的文字。我真的怀疑自己自闭。 好久,好久好久没有认真的读本书了,犹记得那年,作家邻居送我自己的新作,题为“送给爱读书的女孩儿”,那时的我即使怀孕也会捧一本书于暖暖的午后看得酣畅淋漓。这些时光,慢慢遥远,网络代替了一切本该用手用眼亲历而为的东西。QQ,MSN,EMAIL,所有交流的东西都变成了五笔。不加好友,和陌生人保持距离,画地为牢的固守自己。双重性格,我绝对是。别人眼中乐观,坚强,热情的傻瓜,其实也有许多的眼泪,软弱与自私。 生活,总是不断给我们惊喜,同时,也不断的带给我们打击。从来不写难过,是为了白发之年的有朝一日眼中看到都是美好的回忆,可是无处宣泄的坏情绪堆积在心里,即使日记全是美好,岂不是很不真实。 留着不多的信件,这些文字真实的记录了过去。虽然,已经过去。如今若想收到一笔一划写来的文字,确是件奢侈的事。自己纵有这种想法,却亦不敢冒昧的再问别人地址。 是不是天冷了,心也想要取暖?伤感的不像自己。该来的让他来,该走的让他走,不为难自己。 听,刘若英,纯粹的听,没有任何意义:要等你,要证明自己,我可以纵容你在心底,也可以当你只是路过的人而已。

疼太大了吃不下h早晨,天空淅淅沥沥地开始下起了小雨,昏暗的屋子里循环着许巍的歌声,就这样,安静的呆着。脑海中无聊的时光,在不经意间变得清晰起来。感觉自己要写些什么的时候,就会很在意身边发生过的和正在发生的事情,当然还有自己的状态和想法。但总是静不下心来,写出那些想说的文字来描写此刻落寞与寂寥的心情。  近来闲暇的时候,看了一些关于青春的浸透着无限激情的文字。故事里的人和事,好像总比现实的我们梦幻,深刻,充满矛盾与刺痛。站在现在的位置,回望来时的方向,方觉青春暗涌,如果我当时就揣着一种怀念的心情,那么,所有的一切,会不会比现在的美好呢?阴霾的天空,把生活涂成了灰色,一向情绪化的我,每每安静下来之后,总是习惯回忆过去,如此反复。总是思考着以后的生活,我要活成什么样子,我应该怎样生活,再多的理想,再多的憧憬也只是一个幻影,唯一的答案是,生活是什么样子,就应该怎么过。  “那一年,你正年轻,总觉得明天肯定会很美;那理想世界就像一道光芒,在你心里闪耀着……这么多年你还在不停地奔跑,眼看着明天依然虚无缥缈,在生存面前那纯洁的理想,原来是那么脆弱不堪,你站在这繁华的街上,找不到你该去的方向,感觉到从来没有的慌张……”。有的时候,音乐只是一种声音,可是,这种声音却在这个阴郁的午后把我不安的心表露无疑。  理想与现实的差距是一道无法跨越的鸿沟,时间的脚步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可我终将必须面对,我背上的行囊有着我不得不前行的无奈。时间的年轮让我的理想不断的更换,变成一次次的不确定,不安的心总渴望有那么一刻可以安定下来……,我不知道未来的道路上会发生什么,只有把希望留给明天,等待的时间总像是失眠的夜晚一样,无助而漫长,但内心有一份期盼,一种希望,我想,我会一步一个脚印踏实的行走下去的!梦在远方,路在脚下。又到栆熟时,市场上圆溜溜红彤彤或大或小的枣常会惹得我行注目礼,我的贪婪样会激起卖枣人发挥口才的积极性,“卡彭一下把大枣咬开,嚼上几下,那真是吃在嘴里,甜在心里。女士吃了既补血又美容,看你面额红润,肯定常吃吧,这次来几斤?”他的巧舌如簧常会使我忘掉家中还有的事实,而不由自主的拎一袋子回家。其实天才知道,就我这种干涩、枯黄的皮肤也能称红润?他的推波助澜只是坚定了我的信心而已,我对枣的喜爱、对枣的熟悉、对枣的一种依恋一种怀念才是我的真实想法。  小时候家里院子里有一棵合抱粗的枣树,枣树的顶部象一把巨型的大伞,枝条漫过南屋窥探着外面的世界,爬过东墙到邻居家做客,大半个院子都在它的庇护下。春天当嫩绿冲破芽孢,当繁星点点的小花点缀枝头,四五个平时唧唧喳喳的小女孩此刻安安静静的坐在树荫下写作业,间或思考的时候一抬头,一种力量一种欣喜一种鼓舞就会在胸中升腾。夏天米粒大的枣儿隐藏在浓密的枝叶间,微风一吹,枣儿羞涩的一笑,又躲藏在枝叶的背后。扳着小手数着日子,搬个小凳踩着数数小枣的个数,尽管怎么数也数不清楚。,枣儿慢慢的长大,枝条慢慢地下垂,直到我站在平地就可以细数枣儿。这时父亲就会找几块大棍把枝条给托起来。满满的期待,慢慢的等待,终于枣儿由青色泛白慢慢地变红。摘下一颗放进嘴里,卡彭咬一口,清清凉凉的甜气直渗心底。  家里每年能收多少枣从来就没有数,枣随熟随摘,随摘随送,街坊四邻、亲戚朋友都有份。尽管大人们的感激常随着枣儿的落尽,但孩子的欲望却永远无法满足。记得有一次我随母亲下田回来,正碰到一小伙伴从我家门挡板地下往外爬,枣撒了一地,他手攥拳,腿用劲,脖子伸的老长,脸憋得通红,身子却怎么也出不来。一见我们他吓得嚎啕大哭起来,母亲赶紧敞开门,把他给扶了起来,满满的四口袋枣坚守岗位的已不多,帮他把枣拾起来,拍净他身上的土,送走他之后,母亲才长舒了一口气。还有一次我在家写作业,母亲在绣花,听见外面窸窸窣窣,母亲伸头一看,原来是几个男孩站在东墙上摘枣,看我要大喊的样子,母亲捂住了我的嘴,让我别出声。待几个男孩摘完跳下墙要走的时候,母亲叫住了他们,给他们又摘了一些,且再三嘱咐馋了就来要,千万别站在墙上摘,太危险。  尽管父母常常因为孩子们的安全而操心,但这丝毫影响不了我的兴致。每到枣儿熟时,我最盼望大舅家小表哥的到来。在周围人眼里,我乖巧听话,但小表哥正好相反,只有他想不到的,没有他做不到的。枣儿熟时,他把我拽上南屋顶,秋高气爽、云淡风轻,躺在屋顶上别有一番景致,伸手拽过枣树枝,就可品尝到甘甜的大枣。玩累了,躺久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母亲的呼喊声把我们惊醒的时候,看我们懵懵懂懂的站在屋顶,母亲气的不得了。我们平常一般用树干打枣,小表哥别出心裁,飕飕窜上树,两腿分站在两根树枝上,两手扳着树枝一晃,大枣乒乒乓乓的掉下来,我和妹妹一手捂头,一手拣枣,忙的不亦乐呼。有次小表哥提着篮子上树摘枣,一上树他就把篮子挂在最高的树枝上,开始玩花样。一会爬,一会荡,一会跳,一会吃,我看的是心惊胆战。等他玩完下来,篮子的事早抛到了九霄云外。等到冬天树叶落尽,我们才发现篮子还孤零零的挂在树梢。  在我上初中时家里翻盖房子,枣树的去留问题成了我们争议的焦点。在我和妹妹的强烈要求下,父母同意把枣熟保留下来,但要另挪地方。可惜的是,另挪地方的枣树,再也没有发芽,它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但它带给我们的快乐、带给我的骄傲却在我心底生根发芽,让我念念不忘。  我和我的小伙伴,我的小表哥都已长大成年,我们的孩子也到了我们当年的年龄,又到枣儿熟时,你们还记得当年的快乐吗?还记得我们的那一段无忧童年吗?还记得那棵高高的、历经沧桑的枣树吗?光怪陆离,流光溢彩,站在阑珊处,那灯火铺满哀伤,莫名的,双眼泪湿满腮。我在为何而哭?是那无休止的凄凉,还是周遭无情可怕的事物?  我在想,常此以往,又怎能安稳度日?  本想着写一篇万字长篇,祭奠那本来就无所谓的豆蔻年华?只可惜,我并不是黛玉,看着万物,看到眼瞎了也不能瞎哭一气。顶多看着灯火阑珊,光怪陆离的日子,我会说,去他的爱情,去他的天长地久。  正所谓,世上累死的都是疲于奔命的,那一类人他们有头,却没有一颗知难而退的脑子,拼命的游离在本就混沌的精神世界,无法自拔,终究去寻求一个遥不可及的答案。  这答案,我管他叫做天长地久?可是,何谓天长地久?天有多长,地又有多久?没答案的问题,我何必去追究。那样很累,累的让人喘不过气。这样一来,我干脆闭眼不去想,不去念,不去怀旧。  我没某些人有那样深邃的思想,能够看待所有问题,游刃有余,尽管,这类的游刃有余多过啼笑皆非。可是,那人依旧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他们不去管别人的想法。这一类的自私很好,美满而让人快乐。  我试着徜徉与郭敬明的精神世界,却发现,那无非是以文字堆砌而成的华丽,无限拉长的遐想,犹如街边那一束迷离的灯光,白的刺眼,却又如此苍白。  我试着去剖析哈姆莱特之死,却发现,他的死,跟我并无关系。顶多,他是一个很帅的帅哥。而且,还是西方的帅哥。  我试着去理解,茶馆之中的人生百态,却发现,那无非是市井的一处缩影,在哪里都能瞧得得到,我家门口,你家门口,皆为市井。市井便是,扯淡,扯得远远的,扯得高高的。家长里短,柴米油盐酱醋茶。其实,我更偏爱这一类安逸的生活。  人若如此,安逸的生活,何来争端?  也许那时,我便能在午后,一身宽松长袍,坐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细雨纷纷,杯中香茗青烟袅袅,心说,我何必管他那些没带伞的人呢?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同时,我也绝不会读圣贤书。我亦或者能继续膜拜着钢筋丛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城市中,可笑的诗句,能做到的又有几人?  钱?似乎对于一个乐于偏安的女人来说,那并不重要。当然,我也爱钱,人人都爱,我自是不能免俗。我非圣贤,面前朱门酒肉,只要不过期,在我看来,他就不会臭。只是,似乎那一类,睡觉睡到自然醒,数钱数到手抽筋,对于我来说,前者的意义,要更大于后者。我喜欢暖暖的软榻,我喜欢闭着眼睛,和根本就不存在却又极力去追捧的周公,下一盘龙门。当然,每当日出,我总愿意赖在床上,不愿起来。  人生本是如此,谁也不用依靠,就好像睡觉,喜欢了,便能一直赖在床上。梦着天地玄黄,梦着此消彼长,梦着五千年上下,梦着光怪陆离,梦着,天方夜谭,家长里短。  我本是我,那个爱睡觉的我。爱任性的我,爱以我为中心的我,所以,不要在鱼的尾巴上拴一条绳子,那样的鱼只会无休止的挣脱,直到最后活活累死。

昨天,小不点和几年未见在西藏上班的同学相聚,吃完晚饭,一起闲聊叙旧,看到她们一个个都步入婚姻的殿堂,有着美满幸福的家庭,有个疼爱自己的老公,小不点心开始羡慕,也想早日与大不点建立幸福的家庭,每天能依偎在大不点的身边,每晚有大不点抱着甜甜的入眠,那时候小不点也会一样的幸福过了一会,大不点给小不点打电话,说有很多人给他介绍女朋友,小不点听后,心情开始郁悒……晚上从同学那里回到家后,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滑落,害怕自己一下子从幸福的高处跌落,害怕有一天大不点遇上个大美女,被迷住不了,不要小不点了!大不点看到了小不点的伤心,心里也开始着急担心了,于是就给小不点打电话,说是逗小不点玩的,不是真的,大不点想小不点了……小不点听后心情开始好转,煲了一个半小时的电话粥,小不点知道,大不点也在乎小不点,爱小不点的!小不点心里甜甜的,这就是幸福的滋味,爱情的魔力,它很奇妙,可以主宰你的喜怒哀乐!恋人的一句话,可以让你心情变得郁郁寡欢;恋人的一句话,也可以让你感到甜蜜快乐!因为有他在,世界变得如此美妙,仿佛所有的花儿都为你盛开,所有的鸟儿都为你歌唱!  今生来世都愿与你相伴,牵着你的手走到生命的尽头,幸福到永远永远.养成了一个习惯。放上低旋的音乐,一个人漫无边际地想,象呓语一样飘荡。  进门,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脑,听老歌手李翊君的《萍聚》。在这个四处飘零的漫长旅途中,有孤独、有无奈、有倦意、有疲惫、有牵挂、有思念,还会有…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年份,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季节?人生中,若即若离的距离,让人感受到了太多的迷茫。当爱到不能爱,聚到终须散的时候,多少莫名的情感,都让人感受到了太多的无助,一切过后只是一梦而已。希望大家可以走的更好,知道大家是对我的信任,但是有时候我的建议仅仅是我的,不可以成为你们的指导方针。  我早就说过这将是一个很寒冷的冬天,但没有想到来的这么突然,而且是造成了群体性的爆发,群体性的失去免疫力,希望大家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当时光悄悄地逝去,儿时的记忆已不现清晰;刚刚爬上了三楼,就觉得气喘吁吁,才知道自己已不再年轻。早过了不惑之年的我,仿佛置身于人生驿站的最高处,蓦然回首走过的人生之路,虽有一些雨打风吹的痕迹,但也算不上崎岖,只是如今事业无成,心里总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惆怅,……,压力啊!“莫待明日”皆能言,“只争朝夕”几人行?此时,我忽然想起,电视剧《康熙王朝》主题曲中的一句词,“我站在风口浪尖……,我真的好想再活五百年”,精彩!  但是,转念一想也没啥,儿孙自有儿孙福嘛,让他们自己去拼搏,也未必不是件好事,刘备给阿斗偌大的家业,更有诸葛相父相佐,结果呢?……,人算不如天算!  星移斗转,日月轮回;新陈代谢,万象更新!乃宇宙不可抗拒的规律。胭脂水粉留不住春花秋月,洗发水、染发剂怎能挡住岁月沧桑?开开心心过好每一天,与世无争、以诚待人,做一个问心无愧的人,这才是最最重要的。“万里长征今犹在,不见当年秦始皇”!疼太大了吃不下h




(零距离泛目录)

附件:

专题推荐


© 疼太大了吃不下h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