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邮箱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哦啊用力舔我

文章来源:SEO    发布时间:2019-10-16 07:45:09  【字号:      】

哦啊用力舔我喜欢把自己静静地放在一个安静的角落,然后任由风雨来打磨那些有刺的棱角,留下了一道道沧桑的年轮,数着它们就像数着挂在树枝上的那些枯叶。在随着风缓缓摇曳的树梢上挂着那正在缓缓远去的夕阳,情绪似乎也随着已淡去的光辉滑动,渐渐低沉,缓缓地抬起手,想握住那残留的美丽瞬间,刹时才发现自己已经累得苟延残喘。  阳光柔和地抚摸着我,而我的心却在微微颤抖,尽管已经过了二十多个春秋,曾经的那一幕仍历历在目,黄昏依旧,只是那俏丽的身影渐渐模糊,这一刻世界仿佛只剩下我一人,孤独,冷清,只有那远处的蝴蝶仍在嘻戏,还在追逐,舞动着黄昏,却不知扯动着我那早已充满伤疤的心,捂着心,久久不能言语。  也许,你一次不经意的欢笑,会灿烂我一生的守候;也许,你一个不经意的回眸,会萦回我一世的心痛。你可知,亭台楼阁,没有了你,便再也没有了红粉笙歌,河边那菊花开得如此灿烂,迎着我忧愁的脸静静默视,苦笑着和它相视无语,它却不知我充满的忧愁,布满的悲伤,满是酸涩,全是伤痕累累。  每每当那些画面不停地上映着,虽然只是短暂的瞬间,好想把它定格,定格,再定格!让世界就只停在这曾经那么唯美的画面上,我懂,这只是徒劳。而现在播放的画面却是那么孤独,凄凉,悲戚,独我一人在静静地承受,再也没人能看懂,爱情就像烟火,在她如烟火般绽放的美丽刹那深深地迷恋上了,然而,刹那过后,却要我用一生来收拾遍地的凄凉。  也许,这一世的擦肩,这一世的回眸,这一世的思恋,都只是在回报前世的因因果  果,恩恩怨怨。在碧海深处,独自享受着孤单与思念,把一生赌注,只为你单纯的笑,只为你清纯的心,即便你已经忘记了我,即便你的身边已有了陪你幸福的人;即便你已因为社会的历练而成熟稳重,我依然希望你幸福如初,安好喜悦。梦中一起走过的枫树林,一起坐过的长凳,一起数星星的夜晚,一起等待过的黄昏,一起跑过的田径场,随着沙漏的记忆也一起沉没于忧伤。  夕阳斜照在那很平静的水面上,拾起石子,轻挥进那泛着淡红色的水里,惊起一层波澜,缓缓扩散出去,然后重归于平静,这是象征着我们的生活吗?是在诉说生活就要像水平面一样,一些人或一些事就是那石子,起初惊起波澜,最后被生活所沉淀,是否有些人真的会慢慢沉淀下去呢?可惜黄昏的美景,却只独我一人欣赏,只是欠缺了伊人,而伊人如今却不知身在何方,颓废的摇了摇头,拖着沉重的脚步缓缓离去,恍大的世界,黄昏底下,恍如只我一人在拖踏着背影映照忧伤。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更愿倚窗而靠,望着寂寞的夜空发呆,数着满天的繁星流泪,这就是我一个人的悲哀。没有沉迷于她的海誓山盟,没有依赖她暖和的胸膛,更没有依恋她关切的问候,我只是怀念,怀念那些一起走过的时光,怀念我那时的快乐,因为我至今没有想那时一样开怀的笑过,我的嘴角已经抽搐,没办法再扬起。  我也尝试着挥剑断情丝,却怎么也砍不完那丝丝的情愫,美丽的脸庞有浮现心头,挥之不去,驱之不散,而如今却是另有某人在欣赏,终究不曾属于我,有些东西如果是你的就永远都属于你,不属于你的永远也不是你的,古曰有云:世间万物皆有其定律,顺其自然便好,缓缓抬起头,仰望着。  有人说,雨天是放声哭泣的时间,其实,寒冷的空气也会淋湿一地的缠绵。又是一个安静的夜晚,我独自静静地坐在音乐里,听一曲离歌水一样漫过心田,握一份悄然的思念,任时光于凝眸间迷离,婉转至疼痛。沉淀一季的悲伤,在无人的夜晚慢慢散布开来,我终究还是要一个人去守候那份属于我的荒凉,终究还是要在黄昏中的枫叶林里等待流星,再默默许愿。  漆黑的夜吞噬了遥远的梦境,冷风跃过支离破碎臆想的天荒灌入单薄的衣衫,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喜欢,一个人漫步于灯火阑珊,捡拾城市中大大小小记忆的碎片,那些华美的时光便如流苏般晶亮,照耀流年里有梦的时光,青春的忧伤总是无处安放,一任深深浅浅的思绪,唯美暗夜里苍白的月光。  一直一个人走,真的累了,倦了,心也碎了。走在霓虹耀眼的街头,怎样的华美喧闹也驱赶不了心头的落寞。听着那些灯红酒绿的誓言,嘴角牵出一抹自嘲的笑,我的爱到底还剩下什么?冷的人,空的心,还是那行尸走肉般的躯壳。不是不能忍受孤独,只是你离开后我已不习惯孤独,习惯了有你的温暖和陪伴,而现在唯有那心碎的文字、忧伤的旋律、无边的思念与我为伴。我孤独,我无助,我茫然,而所有的快乐早已与我无关,恍久,天色已慢慢黯淡了下来,恍如我的心已跌进谷底,终将粉碎。  多年后的擦肩,给了我多少希冀,给了我多少开心与快乐,只是,我一直不敢想象,多年以后的邂逅,擦肩那瞬,你是否依旧会回眸,我是否依旧会守候?这漫漫长夜,何人在此徘徊,何时可以看见那黎明。  漫长的黑夜该如何度过?每个人的黑夜都一样吗?他的黑夜中有点点星光,而他的黑夜中有一轮明亮的圆月,亦或是漆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瘆人的鬼怪也时常出没。  何时迎来白天?还是从此坠入无尽深渊?这无声静谧的黑夜,安静地太过可怕。  想要自救,却发现不知从何下手,于是茫然四顾,搜寻着相似的同伴。  他们一起相拥着取暖、聊天,好像这样的黑夜也不是这么难熬,可以如此这般在这黑夜下度过一生。  忽然有一天他的同伴好像发现了什么,独自一人上了路,留下他形单影只,被这漆黑如墨地黑夜吞噬。  他不甘,他想要光明,他想要脱离这该死的黑夜,黑夜给了黑色的眼睛,却用它去寻找光明,要那黑夜无法再遮住眼睛。  他不断地前进着,从鬼怪密布的猩红之夜走到了暗无天日的静谧之夜,再见到了点点的繁星,他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疯狂地,不知疲倦地向前挣扎。  那一轮圆月冉冉升起,他觉得这夜好美,他激动地无以复加,这一霎那他放松了一直以来紧绷的神经,他享受这来之不易的光明,他放声呼喊,虽然还没有完全走出黑夜,也在这一瞬间,一切光明又都消失了,他又回到了那个夜晚,又是那个漆黑如墨地夜晚,之前的那一切仿佛都是梦幻泡影。  他有些崩溃,得到了又失去的感觉狠狠地击打在他的心脏之上,差一点就将他完全击倒在地,永远地留在这里。  他继续上路了,不复之前的疯狂,这一次,他是如此坦然与淡定,仿佛周遭的一切再也无法迷乱他的心智,他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他再一次来到了那个明亮的,伴随着一轮圆月的夜晚,他抬头望了眼天空,继续前进了。  不知走了多久,他都感觉有些麻木了,好久没见到什么新鲜事物了,四周的场景一直都没有变化,他感觉自己仿佛一直在原地踏步。  忽然,他看到遥遥的远方,有一点灯光,他的精神为之一振,迈开坚定的步子,朝着这点灯光走去了。  他看到了,看到了一栋精美别致的房子伫立在此,里面有一个美丽动人的她。  他仿佛找到了自己的港湾,他从来没有感到如此疲惫,她热情地将他迎进家中,在这黑夜中难得碰到一个人,他就此停留在了这里,不再那么偏执地前进了。  某一天他们相互依偎着沉沉睡去,当醒来时,忽然发现,黎明已经悄然来临。  而许多人的黑夜却还没有结束。一城雪舞若风絮,轻绵扑簌簌而来,心随雪飘动,诗情画雪,暗香浮动若兮,霓裳飞舞无重数,念起,花卜心期却已无期。涵烟亦远去,月尚有圆日,她却无归期  -----------题记  北方的冬,把日子过成单薄,华丽褪尽如一了山河,生命深深的沉寂于泥土,一抹荒凉满目疮痍,总有一丝疼惜在心的柔软处慢慢升起,那些曾经的花开茶糜,在一阵阵的寒风中拂袖离开,又辗转回来,总有一些时刻,看寒风中瑟瑟而来的雪,把她们也能看成是你,我还是会潸然落泪。  我手里能握住的除了曾经的懂得,留下的只是眸光里的雪儿,于我,喜欢那份零落,依窗,聆听雪与天地的对白,悉悉索索的清绵随风飘洒,入心入梦。风也彷如孕育诗情,漫山遍野的吟唱,在山间、树间徘徊的脚步与雪儿同行。那一刻,我多希望昨日的画面依然能重逢,依然是你在、我在、他也在,微笑在文字里,静坐时光的茶楼,我们依然能品咂岁月的味道,可以把心灵的花开铺满整个世界。  我说:雪儿,你爱文字里的自己,还是爱现实里的自己  你说:姐姐,我和你一样  我们都懂了,那一刻,我的窗外雪花飞舞,那一天 ,是他的生日,那一年,我们把文字的芳香撒在岁月的路上,就如这如絮的雪儿,盖住了尘世里的一切,我们的心妥帖安静的靠在一起。  那一年,我买了一盆芬芳四溢的栀子花,你说,在你们那里满世界都是,你还说,一个小小的枝子就能压活,我掰了一个枝桠压在盆里,它真的活下来了,如今,它已经是一盆的绿荫,在暖暖的室内,在雪落的窗前,张扬着生命的坚强不息。我凝望着这一切,凝望着一个过去,一脉情怀,随着雪花轻摇漩落出久违的生命气息,是生命的一份永久温暖美好,虽然知道,故人已不在。  那些离别的句子,那些伤感的曲子,是打湿了眉眼的细雨,要撑起怎样的伞,才能从心里隔离,却总能有一些住进了心里,那样的时日是桃花嫣然出篱笑,白云半逐溪流水,而今,在光阴流连的地方,已经有一道篱笆,隔成了两个世界,永久的冬眠。  今天,这些飞扬的雪儿,又清绵在视线里,而泪花如雪。放下键盘,我把一朵雪拢在手心里,那一刻,我的心不再纷扰与尘世华年。若可,在心门之内尘封旧事,任清愁随雪儿涩落,凝成往昔,情似飞花斑斓成永恒的画面,那里,有你、有我、有他,有岁月的清梦。而今,你已不在。  雪花飞舞着,旖旎着,在这广沃的天地间,这个飞旋的舞台上,是你吗,你纯美的灵魂,一定,一定幻化成了雪儿,在我的世界里飞舞着,在你爱的人也爱你的人眼里飞舞着,而这些,在我的眸光里已不是靓丽的风景,而是灵魂的歌唱。  我把眸光里的思念,用一颗泪来祭奠,和雪落在风尘里。今生,那些失去的亲人、友人,那些曾经的欢声笑语,都似雪菲菲的画面,一张张的落下,一页页的翻过,尽管,我是那么的脆弱不堪一击。那些,曾经的灵魂相依,已然幻化成了我爱的雪儿,在我的视线里飞舞着,清绵着,在时光的隧道里,爬行着。  曾经,相逢是首歌,在纤长的时光里,与你遇见,在桃李芬芳中与君相识,春的韵味柔进了香甜。不诉离殇可好?即使冬来了,我仍然有雪可以遇见。  把文字剪落成情天水长,就如有一些无法释怀的情感,也会把生活的喧嚣驱逐出境,不会不小心碰触,也不会真心放逐,而是,一半轻盈,一半烟火的过好未来的日子,淡如轻烟,不奢望浓如茶水。  我知道,这天空,这山河,终是刻画不下谁的印记,天若有情亦无情,流水一样的光阴把这些都洗净。囚居在一方水土之上,用灵魂的笛音把心灵婉转,从天际飘然落下,合雪清影霓裳。  灵魂与雪有约吧,可好?  窗外,雪儿的梦落在泥土里,梦里有下一季花期。

风继续吹,牵着思绪一路向北,叩响她的门环我的心扉。风继续吹,吟着情诗和她约会,写满我的执迷她的不悔。风继续吹,吹冷她的指尖,划过我冰凉的背。风继续吹,迷乱她的长发,缠绕我痴痴的醉。风继续吹,画出她的样子,映入我端起的酒杯。风继续吹,念着她的名字,念到声音嘶哑流出泪水。风继续吹,路过她的城市,请告诉我她的目光此刻温暖着谁?风继续吹,卷起她的窗帘,请告诉我她的笑容此刻为谁甜美?风继续吹,无法逃避也不能防备,就像落入她圈套的我,无法撤退。风继续吹,把如烟往事弹落成灰,任凭我数着思念,无法入睡。舍不得伤害你,才选择自己一个人默默承受,明知道有人分担会更好,却还是愿意一个人撑起。舍不得伤害你,才会一直憋屈着自己,生气了,也从不胡乱发脾气。不舍得伤害你,只能自己疼,有时就连嘴上也不愿说,疼也是疼到自己心里。不舍得伤害你,才是真正的爱你,只想用心去保护,哪能忍心去伤害。千万别等到伤了人心,才想着去安慰,只怕为时已晚。千万别等到已经离开,才决定去挽留,心碎了怎么也难以重圆。多少次的让步,只是心里舍不得,多少次的包容,只是因为放不下。就算心再痛,也不会轻易受伤,就算心再疼,也不会轻易流泪。对深爱的人,总有很多舍不得,哪怕有再大的骄傲,也会瞬间放下。对关心的人,总有许多难以割舍,哪怕受了天大的委屈,也无所谓。风继续吹,牵着思绪一路向北,叩响她的门环我的心扉。风继续吹,吟着情诗和她约会,写满我的执迷她的不悔。风继续吹,吹冷她的指尖,划过我冰凉的背。风继续吹,迷乱她的长发,缠绕我痴痴的醉。风继续吹,画出她的样子,映入我端起的酒杯。风继续吹,念着她的名字,念到声音嘶哑流出泪水。风继续吹,路过她的城市,请告诉我她的目光此刻温暖着谁?风继续吹,卷起她的窗帘,请告诉我她的笑容此刻为谁甜美?风继续吹,无法逃避也不能防备,就像落入她圈套的我,无法撤退。风继续吹,把如烟往事弹落成灰,任凭我数着思念,无法入睡。哦啊用力舔我溪水潺潺,我乘一缕月光而来。溪边的你,摘下斗笠问我:你从哪里来?我静默了。是啊,我从哪里来?  或许,我来自一亩荷塘,在那藕花深处遇到“兴尽晚归舟”的易安。我远远地望着她,在荷花丛中轻轻穿过,涟漪粼粼,碎了一池的银白倒影。我不知道那绿肥红瘦的花儿在何处,寻她望去,只看到月瘦云肥的一际星空。那两处闲愁的一种相思,是否在“柔肠一寸愁千缕”中渐渐漫漶,或者在芙蓉一笑中,已成云烟。她带着她的词句、笔墨,乘兰舟而去,可是寻去那荷花深处的梦?那个她托心托肺的人,是否在如约的等她?  或许,我来自那竹林深处的一缕薄雾。蝉翼一般的清晨,如水一般的琴声。叔夜的指尖含着一滴花露,在他熟悉的琴弦上落成一只小小的蝴蝶。风入松时,远处飞来一行白鹭,瞬间,“天吴踊跃于重渊,王乔披云而下坠。”“目送归鸿,手挥五弦”的他,如一缕沉香,飘然于云端;又似素籁,悠然于绿水。此生,他为琴弦而来,不在乎俗世中的浮沉;他随着琴音而去,带走了千年绝响。幸运的话,我信步竹林小径,还会拾到他遗落的某个音符,或许在竹香飘摇的时候,还会听到那残破的些许断章。呜呼,我愿卧于清风,枕于霞光,沉醉在这一曲《广陵散》,不再醒来。  或许,我正在推开一扇老旧的木门。在那满屋的梨花中,看到了举杯邀月的太白。对影成三人的他,淡然地望着远处,一阕新诗从袖中缓缓流出。我望着他,觉得他并不孤独,他广博的心中,容下了万水千山。我想与他共饮,却忽然觉得自己无力擎起他面前的杯盏,那杯中酒所蕴含的,是一个男儿的情怀和诗人的浪漫。是一个长卷中的倜傥水墨,又是一曲空灵低婉的箫声。“朝如青丝暮如雪”,“但愿长醉不复醒”。太白桀骜,藐视一切功名利禄,但若遇知己,则“为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真挚在此,任岁月蹉跎,心之舟在朗朗笑声中,已过万重山。忽然觉得,眼前豁然开朗,不在山水中,胜于山水中。  或许,我来自江南水乡的濛濛烟雨。在柳雾桃堤上,遇到了总如初见的沈婉。娉婷若莲,飘然若絮,满腹相思,付与了玲珑曲水。“添段新愁和感旧,拼却红颜瘦”。她在思念那京城红墙中的知己,她在思念那个才气倾城的多情郎君。我注视着她,双眸两汪情之雨,痴念如花付东流。几回断肠处,谁做护花铃?虽然醒来灯未灭,却也不知心事和谁说。总如初见,奈何缘浅,眼前这濛濛烟云,似是那夜夜叹息。何日再逢君,数尽相思雨;何日君心驻,妾愿生死许。我的泪滴在了她头上的玉钗,幻化成一粒悬而未落的珍珠。  或许,我来自白石道人的梅园。旧时月下独行我,梅边吹笛为玉人。点点红梅,如点点回忆,携手处身影依旧,可眼前伊人何方。澹澹梅香,寂寂江南。怜香惜玉的他,恐西湖寒碧,凉了飘落的梅红;恐夜雪初积,冷了佳人手中的玉盏。我问,何不去寻她?道人手捻须髯:石已老矣,唯伴嫣红记忆,于孤山湖影间终老。我叹息。拾起一瓣落梅,葬入雪中。伫立合十:盼来生,你可在盛开时遇良人,愿娶你为妻,畜鹤为子。执子之手,同望小窗新茗。  我从哪里来?  我想起了舍卫国的菩提树。那偏袒右肩的长老,可是须菩提?我坐在他身边,静静地听着身后恒河的低吟。我问他,我可是恒河沙?他合十闭目,我看到他周围次第开放的白色莲花。  我想起了无边南海的玉净瓶,那瓶中的柳枝可是在传送菩萨的悲悯?我求菩萨,让我不再进入轮回,菩萨低眉含笑,去吧,你的情缘未了。  我想起了雪域高原的日光之城。那深夜踏雪的红衣僧人,可是第六世班禅?他负了如来,亦负了卿,唯独没有辜负的,是他自己的心。我问他:你可后悔?他回答:默然、寂静,不问是缘是劫。  我从哪里来?  溪水潺潺,坡草青青。你戴上斗笠继续垂钓。此时,风儿梭梭,虫鸣丝丝。我坐在月光中,闲敲云子,慢数光阴。看着你无钩的垂钓,是否会钓到虔诚的愿者。你是那样的沉静,影似空山,身如青竹,泠然于月色。我捡起一块小石子扔进水里,问你:你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么?你头也不回地说,你从水里来。为什么?你不在我的似水柔情中,如何上我的三生钩?等我把你钓上来,咱们一起吃茶去!  月白。水静。风清。我来自哪里,归于哪里。四海列国,千秋万载,或许只有一个我。双鸳池沼水溶溶,依旧是,斜月帘栊。

哦啊用力舔我又是一季春去秋来的轮回,轻风依然浅笑,安唱岁月静好。只是落花逝去无痕,时光在记忆深处断点,少了人生若只如初见的那份感动与美好。如若记忆不曾被拴住停留在心底徘徊,那么快乐是否可以勇敢的涌入心尖,演绎下一场唯美遇见?  如若没有那场孤寂背后突然触碰的一抹温暖,华丽而凄美的心有灵犀,悲凉的晚春会不会显露出如此淡薄的美丽?如若陌上花开等来的不是归人,那一颗闪烁在黑夜里的唯一星火,为何要把坦诚相待的谎言涂上如此精美的色彩?  人生的每一场美丽的遇见都是可望而不可及。在错落的时光里,偶尔触及的一念花开,情丝便细织薄茧奏响了一曲永恒的痴恋,顾盼相惜永生不变。但终究敌不过岁月流沙,颓然的忧思在一念花落的暮色里惆怅离散,泪如烟雨在萧萧悲鸣的晚秋里飘落,原来沙漏也遗忘了那些美好的时光。  搬开错落的曾经,滴墨在忧伤的雨季里铭刻即将消散的温暖。于是,便假装不在样子徜徉在浓墨重彩的文字里把悲伤掩埋,掬一缕阳光放在日记本夹层,淡淡微笑,忽视脸颊上冰冷的液体,狠狠地对自己说:我很好。我真的很好!  是谁让泪珠里的“我愿”两个字,锤落了一切言语,苍白无力的哽咽在喉咙中慢慢下沉,然后淡去。是谁让本该淡然处世的心海激荡起层层涟漪,缠绕痴梦千寻,幽幽的回荡在心海边,久久不散。是谁让我甘愿画地为牢,捆绑整个青春为其守候,固执的相信那首莫失莫忘。  也许,青春本该如此,唯有伤痛的眼泪淹没在这场灿烂的雨季中才会显得完美。一眼万年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童话,可是执拗的心却把那一场盛大得如同烟花绽放般短暂的遇见当做永远。可曾想过,错了,那只是错的人……  那一年,落花逝去随流水,盼着一路飘泊到客家。那一年,风随云动情丝寄,愿伴左右到天涯。那一年,高山流水相迎袖,相识一笑两不忘。却看不穿那只是迷雾森林里的幻觉,入梦沉醉过去浓情蜜语中生生不忘。不幸为你坠落红尘变成自己曾经最瞧不起的那类人,拿得起放不下。  生命中总有那么一些遗憾是用来怀念的,青春总有那么一些伤痛是用来遗忘的。这场戏无边无际,走着走着,回过头来,才发现我们已经各安天涯。从此悲伤的影子便烙印在我的心间,不离不弃。原来你制造悲伤会上瘾,一步一步地控制着我的心灵,走向黑暗的路途,走向没有明天的明天,傻傻的不为离别也诉离伤。  多少次在心里默默的问自己,假如你我不曾相遇会怎样?我会不会骄傲的洋溢着幸福的笑脸对待生命中每个路过的人送去最真诚的爱意与祝福?可惜我永远找不到理想的答案,因为你的名字就这样牢固的霸占着我心里的位置,无论我多么努力都无法将它驱散,无可奈何,只能作罢。于是,习惯了弄墨,在洁白无暇的信纸上独品惨淡的凄凉。  那一天,你就像五彩斑斓的气泡一样永远的消失在我的世界里。才幡然醒悟,时光断点,原来我只是路过你的心间,从来没有走进你的心里,就像欣赏一场盛大的烟火,绽放过后,淡了,就散了。匆匆一别,没有佳期。真是罪过,在对的时间遇见错的人,就连遗憾也变得不完美了。每一场美丽的雨季都是不可附加和预定的,唯愿下一场雨里没有参杂着如此伤痛的眼泪!这个夏天,我依然怀着如莲的心事静静遥望远方,从此之后不怨不殇。看过一幅画面,年长的禅师在夜色里静静的打坐,禅院的山脚下是江枫和渔火,此时,他心中有佛,亦或是万象皆是佛,其中的心境,又何须旁人懂得。而月上有千风,花下有千冢,廊下回头燕,静夜枕上书,小女子,要的又何须多,不过是情到深处细数长流水,百丈红尘相看两不厌,仅此,仅此。  -----题记  傍晚,散步归来,路过一个很大的宅院,树木繁茂的枝叶从高大的院墙上探出来,一扇雕花铁门,一把大锁,仿佛便锁住了与这世界的往来。外面的人只管沐浴夏花喧哗,里面的人姑且守着光阴安然入梦。一生,一世,一个俗人,又何尝不是一种无比美好的烟火味。倘若,有一日,这扇门忽一下敞开,长风穿廊而入,花月浅笑相对,那会是怎样的场景?  如果,能够在喧嚣之中还能安然自处,还能保持着一种无语的缄默,那应该是实属不易的事。俗世万般扰,人生很多种,匆匆之间一转眼,俨然是云里的青山,雾里的水岸,似真似幻,似远似近,似懂非懂,如此的劳心劳苦,却还是克制不了心绪,对着一页泛黄的画卷流连复流连。于是,昔日的容颜老在一朵花里,如繁盛的情意旧在一场梦里,有时候,人的一念就决定了自己的一生,怎么做,才算做是有始有终?行一程风月,过一程山水,临了,我们念念不忘的或许不是一个旧物件,而是通过那个旧物件所折射出来的故事。我们,也只想在心潮拍岸时静静回顾,曾经的痴心不悔,曾经的执迷不悟如今还剩几分?等到黎明初晓,等到灯花瘦尽,等这万卷情意合拢在手心,谁还是徘徊在梦里的那个归人?  时间,经不起诘问,只是随波流去,只是烟火沉寂。恍若,是在清凉的日子里读某些消息,即便因此坐成山水,亦是虔诚而精致。而我,也只是不经意路过你的身旁。如果你念起,就请将我放进心里,然后,或记起,或遗忘,都一并交给时光。别试图去读懂别人,因为别人有他自己行走的方式,或好,或坏,我们都没有必要让心沉迷。风在发端,念在云端,每一个日子都写在心的前言,而后安然等待,那些与时光邀约的片段,如花朵一般一一呈现。  有时候,会觉得累,看那些沉迷于虚拟世界的女子,缘何,会整日的纠结而不知疲惫?都只道,是因为相遇太美,如此,就可以奋不顾身的走入劫数而不懂进退。试问,多年以后的谁,可还会记得你今天的付出与不悔?或许,等到韶华不再,也只剩下落落的憔悴,而往事,早已是荒草成堆,无从寻觅。  每隔一段时间,文字就会失控,完全没有了方向。就像有些事,总是不顺从心意,可是,仍旧无法轻易放下,而一个人去至远方。或许,生活就是不断的前行,又不断的遗忘,朝来风急晚来听雨,一切都是自然的循序,我又何必如此介怀,让心绪陷入荒凉。每一天,都有新的故事发生,每一天,亦会有旧的故事落幕。我们,不去想自己在这段故事里将会是怎样的角色,我们,也不去亏待自己庸庸碌碌的入世,那些得不到和已失去的芥蒂,早晚都会在心里释怀,就当做是一场花叶的相恋,终究要落满尘埃。当我在一个早晨如约醒来,阳光已破窗而入,将周身覆盖,庭院里的花正灼灼盛开,原来美好,无处不在,请用心,对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脚步,从一朵花到一片叶,无一,不是用心丈量的深情。眼神,从一阵风到一袖云,从来都是造物的情深。其实,我们走着,我们爱着,看似是如此的契合,然而,若干年后,回首,也不过是烟波。尘世之大,是流光一现,是草木一秋,如果,我们学不会修饰自己,就一定要试着放下,放下不属于你的情绪,让心性在自己的风景里自顾自的美丽。马德说过, 这个世界上的每一种好,只为懂它的人盛装而来。若遇不上对的人,不如深掩了这些美好,以最深的孤独,与这个世界静对。  文字看多了,心里会疼。同样,文字写多了,心里会空。如站在旷野里,迎着一场冷秋的风,撕裂着从眼眸里穿过,将剩余的温度悉数掠夺。设想,在这薄凉的繁嚣之中,要如何,还能忆起初初的相逢?思念,透过远方的风景,在雾色中,与草木重合,然后,一蓬蓬孤立的灵魂就开始随风起舞,直到将肤色和骨骼都折损殆尽,而荒凉,也渐渐的成了秋的轮廓。想来,那个落叶如大雪的日子也已经不再遥远,行走中有风,衣襟上带露,总有一天,这一切都停止了喧哗而万籁无声。到那时,我们或许可以温一壶香茗,对坐,闲情,可以围炉取暖,可以畅谈人生,可以将半世韶华陈述的一目了然。到那时,关于陌上花开又开过几许,水里青萍又绿过几回,不过是纸上繁华,袖底流风,只要有你在,于我,才是最美的风景。  有些人,有些事,曾经的贴近,是为了以文字为焦点而相互提携,相互取暖。最终的离散,是因为红尘有颇多事端,如果不能护卫身心周全,不如就听凭岁月分割,然后,在各自的世界里自求一场圆满。当你学会了将往事赤裸裸的在荒野无助里放逐,而有一天,你也终会庆幸,如果没有那些挫折,你又焉能够成熟,焉能够做一棵树巍然屹立于云端? 龙应台说,记忆,是情感的水库。它可以把最恶劣的荒地灌溉成万亩良田,也可以冲破道德的水坝毁山灭地,把良田变成万人冢。所以,人生,你只管当它是一程风景,别让某些眼光限制了你看世界的角度,也别让太多杂念扭曲了你丈量灵魂的尺度,一切都交付给自然的法则,水色山光里滋养,花月澄明里放置,然后,让心的祈求重新回到原点。  佛说,捻起是缘分,放下是红尘,念与不念,见与不见,都曾动了心与魂。你若懂得,就请于水色深深,花木深深,尘俗深深,来认领这一份认真。  一生,走过太多的地方,究竟有多远,有多少好风光,或蝶舞飞扬,或鸟语花香,我只是用心在记录,而那时光的扉页上有多少章节,多少华美,早已无法用脚步去丈量。回首,幽幽浑荒,百万苍茫,遗忘,或无法遗忘,或执意从稠密的心结中开出一缕香,如云端盘踞的渴慕与守望,临了,只不过,是随了这尘世的爱恨一场。倘若,时间的长河淹没了曾经的云水情深,那么,我们要如何收取风雨打湿的灵魂,让久别的初心离开千帆竞渡的河川,回到安逸静好的港湾,体会白开水一般爱的微温。世事如纤尘,浮生两苍茫,而生命的旅程是不断的向前,不断的累积希望,不断的沉淀成岁月的丰盈,唯有心怀里有从容,才可以不让脚步陷入荒寂里暗自哀伤。  每个人,都有着属于自己的故事,故事里藏着与君初相逢的喜悦,藏着明月映小窗的幽静,藏着这样与那样或嗔或喜的心情,怎么诉说都是画里画外的一场感动。当时光走过五彩斑斓的风景,一页故事也已然要接近尾声,尽管,所剩的记忆无法在波涛汹涌,然而,仍旧值得庆幸,我们,终没有将足迹遗落的太过匆匆。引用白落梅在《时光知味》里的序言:人生静美,赏过几度秋月春风,尝罢几次离合聚散,当是足矣。我亦有不舍,到底不能随了心性,怕辜负人世太多生灵,怎敢用情至深。莫若像草木山石一样,流经千年繁华,终是沉静洒脱,自然有情。人生法则,都是自然生成,花木间氲氟,云水中流连,何尝不是如她描绘的那样也曾款款倾城,后来,只是相逢不语,人海浮沉。生于红尘的我们,当要学会做寻常的女子,让所有的琐碎都有秩序的排列整齐,喝茶,写字,看书,听音乐,将岁月中的温和放置于桃红柳绿之中,就当是贪恋在花间做一个憨甜的梦,然后,睡醒了起身,又快步去邂逅前路的风景。或许,唯有忙碌才是殷实的生活,一个人,可以静守着一种习惯在风里穿梭,用慈悲的念,安暖着自己的旅行,如此,就是最稳妥的一生。  每一天的心情就是一面镜子,可以清晰的映射出自己的一生。曾经怀才半世,曾经悲喜动容,曾经萧山寻风,曾经南柯一梦,都会在某一个境遇里释怀,而从此,旧爱与新愁都会于绝处里逢生。每一天,一如既往的在写字,我说写字已经成了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内容。只想在人间烟火里安守一片宁静的心空,所以,我必须要写在风头,写在雨末,写一朵清荷出水,写一阕大爱从容,唯有这样,才不辜负时光的美意和情感的庄重。空间里看见一句话,是这样说: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把最差的脾气和最糟糕的一面都给了最熟悉和最亲密的人,却把耐心和宽容给了陌生人。其实,大千世界,不管是亲人或友人,恋人或路人,能够遇到的就是缘分,都应该认真对待,用心的给予温暖,不做无情无义的事,不做,与这世界格格不入的人。繁嚣中坦然自若,心海里装满慈悲,便能时刻听见花开的声音,纵使花落,也会唯美了情深。  我们,时常会因为一个契机而怀念起很早之前的事情,那尘里的梦,雾里的念,都如生命的印记,在潮湿的心海里不时的被触及,转瞬,又会沉溺在合拢的手心里。尽管,那昙花一现的美丽,曾经被满怀期许的写在云里,写在雨里,写在光阴的掌纹里,最后也不过是应了一场戏,而我们唯一庆幸,是还能在山河永寂之时坚守着原本的自己,不曾有半点迷失。雪小禅说:人生手卷参差太多。涂涂抹抹亦多,山河岁月中,都寻找着圆满,却在支离破碎中找到花枝。 生活,让我们懂得了怎样去接纳情意,去宽慰心绪,去描绘景致,去勾勒禅韵,懂得了怎样的让人生充实,所以,要相信,最好的缘分,以及最好的那个人就不会远离,会一直,一直的在那里等你。  那些,被光阴埋没的,或许只是不能忘,不能碰触,不能对着喧嚣陈述,所以,会被误认为是岁月不可言说的伤。大千世界走过,百味红尘尝过,你会发觉,一些往事,往事里曾牵过手又擦了肩的人,也只是忽一时闪过脑海,再去回味,已然恍若隔世,与爱恨无关。人生至此,好与坏,悲与喜,冷与暖,早已被风化成一种心绪,温良中念起,如白驹过隙,多繁华的一场交集,也不过就是一段记忆而已。时间,如一叶轻羽,将山峦草木,浮生苍茫,哀伤与悲凉,爱恨与惆怅,都逐一羽化成尘,或随风宣扬,或随水沉寂,都将,不足以再拨乱心绪。到那时,也唯有四季的风景,还可以入眼入心入无比安逸的晨昏。而心存善念的我们,在喧哗中恪守本分,在懂得中诠释自身,做一个拈花微笑的人,安守,与这尘世的缘分,不语,最是情深。一缕花香悄入梦,一江春水掬为诗。来如暮雨不多日,去若朝云无觅时。半笺心语凝成香,一怀幽思予谁芳?  烟雨红尘,在一份淡淡的守望里,一份情,在岁月里浅浅漫延,那些柔情蜜意、醉人的往事,在内心最温柔处溢美。拾一捧记忆,芬芳一世;燃一瓣心香,萦绕一生!  一曲新词思未休,婉约半阕意难酬。离愁化雨入诗行,指间犹凉字字愁。穿越季节的轮回,水湄如烟的女子,临风而立,经年等待。掌心紧握千年的誓言,隔几重烟水,任心沉浸在风和雨的散韵里,痴痴地凝眸,默默地守望。  一丝淡淡的惆怅微锁眉间,一袭浅浅的忧伤轻覆肩头,素手纤纤,将那紫丁香花般美丽的情丝,轻轻织成一袭绝美的相思,水袖轻舞间,不知摇曳多少愁绪。  花谢花飞花满天,一抹情丝,一瓣馨香,微笑零落,香雾萦绕花间,思绪纷飞天际。于落花间寻一缕暗香,悠然起舞,为你续写千行诗,为你溢满千重情。前世今生,片片情深,寥寥花香,缕缕凄婉。  锦瑟年华里,寂廖的脚步,辗转在寂寞的小路。落落惆怅之中,挥之不去纠结潆洄的情怀,沓沓袭来,平添一份清愁,黯淡凄然。  孑立在雨后迷蒙的潮湿里,风吹乱了一头秀发,微凉的的手指,轻轻抚过那道心底的忧伤,掌心始终握不住那一缕温热,唯有一份寂寞的忧伤紧紧缠绕,美丽着自己。  逝水流年,独舞一份隔空的思念,守候一季又一季花开,目送一树又一树繁花凋零。独依岁月深处,闲看花开花落,花开凝香,花落成殇,轻舞落花,如蝶翩跹,花落无觅处,梦断天涯,散落一地忧伤。  时光荏苒,汩汩而去,曾经姹紫,搁在时光深处,历久弥新,清香依旧。 紧握如水时光,浅唱一帧匆匆的流年歌阙,揽一束温暖的微光,遗忘那烟花落尽后的薄凉。重拾一份美好心情,我在时光深处等你,微笑且优雅前行。  回首往事,流淌着记忆的芬芳,诉说着相遇的美好。深知,所有白驹过隙,都会湮灭于喧嚣的万丈红尘,任一怀心事放飞,弥漫。  纤指轻抚流年的弦,心间开出寂寞的花,轻舞梦的霓裳,踏一羽清风,挽万般牵念,洇风情万千,笼一季淡烟,在时光的幻海低吟浅唱……  时光辗转,回眸今生,凋落的芳华幻化成漫天落花,多少时光从指间轻移,点缀着昔日的美好,梦中流连。一怀心绪,一抹笑意,一丝牵念,缕缕心愁随风飘散,记得:心在、梦在、一抹柔情亦在。  红尘阡陌,独自守候着寂寞,行走在字里行间,只想远离浮华,涂抹一方宁静如水的心绪,浅吟心事,握住掌心里的温暖。我会记得,零落无助时,有你嘘寒问暖的关怀;我也会记得,来与不来,见与不见,心依然,情依旧。一路走来,有你默默关注和不息的牵念,于错落的红尘间,铺陈一份从容的思念,心也安然,梦也香甜。两心若能长相依,为君沉醉又何妨?

我保持着过度的安静。只希望老了,能在一个安静的院落里,和自己喜欢的人,看着法桐的叶落在草地上,一片片地去数,那时我就老了, 我就再不担心什么了——所有的长风浩荡,都在这杯茶里吧。  我爱上这孤单的黄昏,爱上这五味杂陈的想念的时光。所有的纠结,势必会成空。 你以为的刻骨铭心不过是云淡了风清了。你以为的一辈子生死纠结不过如此。缘分尽了,无论爱情还是友情,都会走向陌路。都过去了……那些爱与哀愁。  秋水长天一般的风吹草动,却原来只是一片水迹而已。不到一定年龄,不经历世间种种,如何也不会有枯坐之姿,看似疼痛凛冽,实则动人心弦。那是凝固的美,那是无端端的缥缈,说也说不得,写也写不得,仿佛莲花朵朵开,却有不自知的大美——动意天地间,至迷至幻至幽凉。  如果年轻的容颜有一颗老心,那真是人生上品。早早地把自己的心收敛起来放好,也无风雨也无晴,慈悲喜乐,静定安详,于整个大人生来说,是敬重,也是圆满。  书法的最高境界是人书俱老,人的最高境界,也许也是还原到最初,安静地来,安静地去,你坚持你自己。在时光隧道里,优雅而笃定地低沉着。  从此岸到彼岸, 从此生到彼生。 不管时光如何蹉跎,你依旧,坚持自己的形式—— 让那喜欢闪光的事物尽情闪光吧,你只做你自己: 以最低调最隐幽的方式生存着。哪怕,人前黯淡,人后,亦黯淡。  只有风安静了,雨停歇了,所有的繁华终于不再车水马龙一样地出现,才会有那样的时刻吧?收敛了所有的傲气,在大雪压住红尘的夜色里, 就着冷银的月光,照在雪地里,有了听雪超尘的心情。这样的寂寞,素素然,是我喜欢的格调。人生有很多条路,而我们始终在某条路上奔波,路过你,也路过我,擦肩的你是否是我同行之人。驻足人生林荫路口,曾几何时,感到迷茫而又懵懂,你选择了一条路,陌生而又神秘;憧憬着美好,期待着而又担心,这条路是一条不归路,这条路始终伴随着你的一生。  而我选择了这条幽深静默之路,尽管这条路荒草萋萋,芦花飞荡,尽管这条路无人涉足,无人问津,这样才尽显心的方向才是人生最美,最诱人的路。  大千世界,路有万种。路上有荆棘,陷阱,荒漠,戈壁,汪洋大海,也有高山险阻,坎坷而又崎岖。只有不生邪恶,面带微笑,心怀感恩,踏上人生广漠之路,心灯指引,任何困难都会让路,犹如一把开山剑,所向披靡,斩荆披棘,最终抵达心中最美的方向。  追逐太阳是心的方向,火热的激情,嘹亮的歌声,大步向前,如夸父执着,追逐着梦想,追逐着人生中美好的理想,载着这颗蓬勃之心,踏歌而行。太阳的方向,就是最美的人生路。  追逐明月是心的方向,静默的心情,清幽的低吟,细品清茶,如嫦娥奔月,追逐着温馨,追逐着人生孤寂中那种静美,载着这颗静谧之心,行走于红尘。月亮的方向,就是最美的人生路。  追逐清风是心的方向,飘逸的风情,倾城的容颜,清描素颜,如仙子下凡,追逐着浪漫,追逐着人生最长情的动人心弦,载着这颗灵犀之心,相遇相惜。清风的方向,就是最美的人生路。  追逐海浪是心的方向,澎湃的梦想,乘风破浪,勇往直前,如遇敌者亮剑,刺破一个又一个,不可一世的独裁者高傲自大的欲望。载着这颗初心,无怨无悔。大海的方向,就是最美的人生路。  追逐一盏茶香是心的方向,静默的一隅,浅饮细酌,空灵一颗心,浮在一盏茶香中,在一段老光阴中慢慢熬煮,口留余香,柔香典雅。载着这颗优雅之心,彳亍前行。茶香指引的方向,就是最美的人生路。  追逐春天的脚步是心的方向,鲜美的绿色,柔柔的风,如温柔莞尔的你,追逐着浪漫,追逐着春天最悦耳的风铃声,杨柳抽芽,嫩草吐绿,燕儿呢喃,与你执手,漫步田野,情愿醉在春天的时光里,一醉不起。春天的方向,就是最美的人生路。  追逐文字是心的方向,日趋丰盈的心,在我的庞大文字国度里徜徉,写下你我柴米油盐的日常,写下一花一草,写下一蝶一鸟,我要把这些写下的一对对的美好,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让他们结婚生子,繁衍后代。美好文字的方向,就是最美的人生路。  追逐爱情是心的方向,华丽的光泽,虽凤毛麟角,我依然用最美的文字雕琢,刻画出一幅幅眷眷喜爱、百鸟朝凤的人生画卷。于最美的光阴中,念你,读你,写诗给你,写草木情深,写清风绕花枝,写一朵云落肩,写一只蝴蝶送你花。载着这颗不曾老去的心,伴随着你。爱情的方向,就是最美的人生路。  越来越喜欢静默幽深,她带着我走过高山大川,走过广袤无垠的沙漠,走过喧嚣的浮尘世界,走到最后还是皈依到越来越深的静谧世界,直到这个世界开出迷人的幽兰。而你恰好,喜欢这样的恬静和清新。又到一年冬季,瑟瑟的西风拂过面颊,寒意刺骨,嗅着冬日的气息,冬天,终究还是来了。早已在内心期盼一场雪落,盈满纯白的念想,让这个冬季不觉寂寥,不留遗憾。  生长在江南,尤爱江南的四季分明,每个季节都有它不同的魅力和色彩,春夏秋冬,美景无限,唯独钟情于暖春的桃花和寒冬的白雪。洁白的素雪,滤去了世俗的尘埃,那些喧闹与繁杂瞬间被凝结,世间只剩下一片幽静,一缕祥和,一份安宁。  雪,晶莹剔透,圣洁无暇,超然脱俗,与世无争。雪,自然界最美的赐予,在白雪皑皑的国度里,任凭思绪无限遐想,瓣瓣雪花在空中旋舞,像极了一个个纯洁的天使降落人间,以轻盈的姿态眷吻着大地,枝头缀满了朵朵洁白,傲立的风骨,绽放着它一世的清绝。  雪,是这一季的主题。飘雪的日子里,记忆变得格外明晰,怀想儿时的冬天,一群小伙伴在雪地里追逐嬉戏,踩着厚厚的雪,脚下发出沙沙的声响,回头望着一串串足印,心中漾起阵阵涟漪,每到寒假,就盼着下一场大雪,小伙伴们可以尽情在雪地里玩耍,堆雪人,打雪仗...别提有多开心。那份青涩、那份纯真、那份快乐,定格在美好的记忆里,至今难以忘怀。  人们时常把雪比喻成世间美丽的爱情,人的心若能像雪一样纯净,不被世俗所污染,那么爱情里将多一份美好。  那一日,你说你的城里下雪了,带着无比的喜悦告诉我,这个季节,君心似雪,纯粹而浪漫。相思如雪,盈盈雪落,洁白的念在彼此的心间盛开一朵朵涟漪,我们携手并肩漫步在雪中,如果不撑伞一直走,任由雪花飘在我们的身上,是不是可以一路到白头?一幕浪漫的情景浮现在眼前,暖意,瞬间在心间涌起......  回想一起走过的日子,仍然历历在目,铭刻在心,每一个季节里都有满满的收获。春来时,陪你走在陌上看一场春暖花开,香氛萦绕,安暖情长;雨来时,陪你一起走在江南的雨巷,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秋来时,陪你聆听一叶知秋的美丽,看落叶飘零,秋香满径;冬来时,陪你看一场倾城雪景,雪花漫天,隽永如斯。  依稀记得有一首歌这样唱到:“思念一个人的滋味,犹如在寒冷的冬季里喝一杯冰冷的水,然后用很长很长的时间,一滴一滴地流成热泪”。一遍遍的聆听,反复咀嚼歌中的味道。喝一杯你酿的青梅酒,品味它的酸涩,是苦,亦是甜,唯有在深夜里才能愈加明显,思念很用力,一不小心就疼了心,你可知每一个夜里,你都会清晰出现在我的梦里,一个个温馨的场景,让我不愿醒来。  山水情长,梅雪相依,落款的字句里定有你相随,爱情就像是一场宿命,前生今世,注定与你相遇。就像雪如期而至,定是源于梅与雪的心灵之约,那梅翘首枝头,傲立冰国,只为雪儿静静绽放;那雪遵守着诺言,飘落在梅枝上,只为与梅倾诉一季的缠绵。梅依着雪的呵护,绽放着它的嫣红,红白相映,妖娆了冬日的清冽。  窗外的雪簌簌下着,带着薄薄的寒意,温柔地萦绕心房,如同那些甜蜜的往昔,静静幽居在心上,每每念及嘴角上扬,温馨蔓延身心,感恩的心,会一程一念的呈现。生命里总有一些人,一些事,是你一生不变的牵挂,总有一种语言,触动着心弦,生动了流年;总有一种情愫,填满了心海,描摹一幅完满的画卷,那笃定的走向,是我一生无悔的追随。  多想飘雪的日子,与你对坐畅饮,在茶香里品共温一段走过的岁月,默默对视,不语亦是情深,心灵的契合从来不需要理由,那是灵魂深处的共鸣。清水煮茗,茶香袅袅,一杯蓄一杯,心底也温柔遍生,裁几枚细语,拈一缕心韵,与你共诉光阴的暖。  想来这世间的雪花,每一朵都蕴含着它的情意,魂回故里,携着一份深深的眷恋,飘洒在故乡的土地上,那是人们期盼已久的场景,按捺不住的喜悦,雪儿给家乡的人们带来了希望,因为深知,冬雪过后,春的脚步已不远.......  雪花一瓣瓣,飘落心迹。在每一个静谧的深夜,轻轻然潜入我梦里。朦胧中,我身着风衣,扬起冷俊的脸庞,伫立在凛冽的风中,远处一片白茫茫雪海,伸手捧起一团雪花,轻轻吹拂,雪花片片飞起,落入心田,种下一份安然。  盈盈雪落,洁白的念。盼一场倾城雪,为这个寂寥的冬,来一场白色狂欢。冬有诗意,冬有静美,冬有雪飘,将一份依托、一份思念,轻轻送达你的身边,心中吟唱一曲纯白的冬日恋歌,你看,雪在飘,念在飞......哦啊用力舔我




(零距离泛目录)

附件:

专题推荐


© 哦啊用力舔我SEO程序: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

请勿用于非法用途,否则后果自负,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

百站百胜: